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断绝父女关系
    仁华医院外面,刮起的狂风,伴随着倾泻而下的大暴雨,模糊了童乐乐的视线,雨伞刚打开,就被风刮翻了过去,力道大的她拉都有些拉不住。

     索性直接把伞丢在了一边,整个人直接淋在了大雨中,站在医院门口,好久才等到了一辆出租车。

     好心的司机师傅细心的递了一盒纸巾,“小姑娘,快擦擦吧,别一会感冒了。”

     童乐乐愣了几秒钟,才伸手接过了司机师傅手中的纸巾盒,笑的很是灿烂的说了句。

     “谢谢师傅,您是好人。”

     尽管自己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淋湿,很多的司机都没有为她停下,可是这位好心的司机师傅的举动,却是直接温暖了她的内心。

     原来人世间还是好人多。

     秦楚回到皇都花园一号院的时候,可想而知,客厅了坐满了人。

     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叔叔婶婶,外公外婆,舅舅舅妈,兄弟姐妹,除了上学的,工作的,还有出国不在家的,几乎能来的都来了。

     “妈,你在做什么?”秦楚咬着牙,怒瞪着自己的妈妈。

     他就知道自己的妈妈回到家肯定不会安生,可没有想到她居然把自己家还有娘家的人都请来了。

     秦妈妈被儿子的目光看的有些心虚,身子冷不丁的颤了颤。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直接坐到了秦爸爸的身边,胆子什么的也立即都肥了。

     坐在秦爸爸身边,理直气壮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他是什么性子,当妈的还不了解,自己一个人镇不住,那就一起来好了。总有能镇住这小子的。

     “乖孙,既然做了就要负起男人该有的责任,不要让人觉得你是一个花花公子。咱秦家的祖训你可不能忘了呀!”

     秦家的家主,秦楚的爷爷,那可是当年,跟着部队打鬼子的抗战英雄,浑身都是身为军人的热血,与骄傲,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孙子,做出这个不负责任的事情。

     “爷爷,你不要听我妈乱讲,我没有做了不负责任,是那丫头把我睡了,自己偷溜的。”

     秦楚的话音一落,大厅里静的连呼吸的声音都可以听得见,然后就听见一群人。

     “咳咳咳...”的声音,整个就像是活见鬼了一样。

     “哎呦表哥,我真想见识见识哪位女神,居然无视你的魅力,睡了你之后,还能跑了...哈哈哈哈...”秦浩然,秦楚大伯家的小儿子,今年上大三,平日里最崇拜的就是自己的二表哥秦楚。

     “闭嘴...”秦楚冷睨了他一眼,果然空气都变得很安静。

     “看吧,我就知道一定是人家姑娘看咱们儿子太老了!才偷偷溜走的……”秦妈妈一副伤心欲绝的说着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

     一时间让秦楚脸黑的跟煤炭一样,其他的人却也开始窃窃私语。

     是呀,要说秦楚那可是相貌,财势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秦妈妈说的也不无道理。

     ……

     秦楚心里几乎要哭了,有你这么当人妈妈的吗?那可是亲妈!

     龙华帝景别墅区内,童乐乐浑身湿透的回到了这个陌生的家。

     刚走进的客厅,没有人在乎自己浑身湿透,开口就是无尽的责骂。

     “你还回来做什么,这个家,现在与你没有任何关系。”童涛看到童乐乐走了进来,气就不打一处来。

     “哎呦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我们家的大小姐吗?怎么一夜风流终于肯回家了?”刘燕满是嘲讽的话,无疑是雪上加霜。

     把童涛的怒火直接点燃了。

     但是她童乐乐也不是省油的灯。

     “阿姨,看来很清楚昨天发生过什么,我就奇了怪了,为什么我只是喝了一杯你和表姐递过来的水,就会浑身发热..想必是那杯水搞得鬼吧。”

     童乐乐的话音刚落,童涛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变化,然后刘燕也是看到的。她心里很清楚,如果童涛相信了童乐乐的话,那么自己所做的就都白费了。

     “乐乐,你这话说的,水云楼的水,我们大家都喝了的,为什么就你自己的有问题,说出来谁信?”

     “你...”童乐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亲生父亲的一席话,杀的片甲不留。

     “行了都闭嘴吧,童乐乐已经不是童家的人了,你妈妈的医药费以后我们也不会在付,你走吧...”

     “走?我做错了什么?我妈妈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们?我被人下了药欺负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妈妈在医院躺了这么多年,你可有心里愧疚?现在看我没有利用价值了,就直接逐出家门?敢问我还是你的女儿吗?”

     童乐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绝望过。明明眼眶湿润的厉害,可是她依旧高昂着头,不让眼泪流下来……

     “明知道秦家不会要一个不是处女的儿媳,还做出那么不知廉耻的事情,我还要你做什么?”

     一句不是处女,就直接否定了她的命运,有这样的父亲,还真是可悲。

     “啪。”一张银行卡丢在了童乐乐的面前。

     “拿着吧,里面有十万,算是我给你的生活费,以后出门不要说你是我童涛的女儿。”

     这算是什么?怜悯?还是补偿?

     “感谢童先生的生育之恩,希望他日,你不要落到我这种地步,反而没有人给你养老送终。”

     童乐乐没有拿那张银行卡,直接转身消失在了外面的大雨中。背影显得那么的绝然,也是这样的爸爸,要他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