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你很困难?
    12你很困难?

     剧组里的人,很少有人认识窦铭之,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关注关于财经的新闻。但是倪导都对对方毕恭毕敬,必然身份低不了。

     心眼多的人立马活络起来,蠢蠢欲动。还有人打起了他手里牵着的小孩儿的注意。只是孩子怎么逗都跟小冰块一样。有个道具组小哥逗狠了,糖糖就躲到他爸爸身后。窦铭之感觉异样,转身看了道具小哥一眼。

     道具小哥,扑街。

     现在,蓝衫抱着那个小可爱是刚才的小冰块?

     那张和他爹一毛一样的冷脸变成一朵绽放的小花,萌的好像小天使,完全不是刚才有点胆小借爹杀人的小冰块啊!

     再看蓝衫……

     啊,美男与小可爱的画面好棒qwq

     感觉刚才的不平(?)之意都平复不少呢~

     这边,蓝衫和糖糖说着自己的小秘密,确切说,是糖糖自己的小秘密。

     蓝衫隔了几天没见小孩。有些担心孩子在家的情况,毕竟那些伤痕现在他还记忆尤深。而且窦铭之对糖糖的态度也让他担心。

     糖糖趴在蓝衫耳朵边儿悄悄说话,还时不时看看不远处和陌生叔叔说话的爸爸。

     蓝衫胳膊有点困,糖糖回去几天,长了不少肉肉,以前抱起来骨头硌着,小身板摸上去瘦弱极了。现在小屁股有肉了,虽然还是瘦,但身体哪能几天就养过来。只是这沉甸甸的手感也表明了最近没有被虐待过。

     看来这个爹还是比较称职啊。

     窦铭之不出意外收到蓝衫赞赏目光一枚。他有点好笑,只是对方已经转过头去继续和糖糖说悄悄话了。也就作罢。

     糖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爸爸,也许有刘妈给他的暗示,但窦铭之从来没有和糖糖主动接触过。

     然而这次不一样,窦铭之会抱着糖糖然后去书房给糖糖讲故事,虽然他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声音僵硬,可在崇拜的儿子眼中,就是一个伟大且闪闪发光的形象。不能更美好。糖糖不喜欢刘妈,不喜欢哪个仆人,都被窦铭之看在眼里。

     小孩子对感情一向敏感,他几乎没有感受到过父爱的存在,这次窦铭之的改变,糖糖虽然不懂,但很高兴。他爸爸手掌很温暖,就像妈妈怀里一样。

     糖糖蹭蹭蓝衫的胸口。如果妈妈在家里就好了,为什么要分开呢?妈妈和爸爸不就是应该在一起吗?

     他想不明白。也不知道在这个社会两个男人在一起意味着什么。

     但是他知道,家里没有妈妈。想起这个,糖糖高扬的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了。整个人都像蔫儿了的小花。低垂小脑袋,嘴撅起来可以挂油壶。

     “怎么了?”孩子的世界我不懂啊,刚才不是还说的挺高兴么。蓝衫有点方,抱着糖糖小声问。

     “妈妈,你会不会和我们一起住?”糖糖拉着蓝衫衣袖,样子好不委屈。大眼睛泫然欲泣。

     蓝衫想说的“怎么可能”被堵在嘴里,他哪是糖糖这幅样子的对手?张了张嘴,“糖糖,这个是不一样的。”

     蓝衫看了不远处的窦铭之一眼,对方精英霸气的样子让蓝衫觉得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这个人不会也没有时间给糖糖普及为什么“妈妈”和爸爸不能在一个家里。为什么他们不是一家人。

     “糖糖,我是个男人,你爸爸也是个男人,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所以……”

     “那爸爸娶妈妈!”糖糖想起自己看电视时里面说两个人结婚,就成为一家人了,只是那里面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没关系啦。

     蓝衫卡壳,该怎么告诉小东西,他和他爹其实不能结婚,啊不,要是过几天就可能啊,不对,重点是不是错了。

     一脸懵逼.jpg

     糖糖小手拽着他衣角,眼睛里都是渴求的光。蓝衫心一下子软了。

     捏捏糖糖圆滚滚的小脸蛋,暗叹小家伙果然是传承了基因的精髓,小小年纪就萌爆了,长大必然是祸水。再看看那边那个随便一站就气场全开的家伙。遗传基因就是伟大啊。

     “妈……哥哥!”糖糖还想撒娇,旁边正巧有人走来,立刻改称呼。

     诶呀,这么懂事怎么有力气拒绝他想做的任何事啊!

     蓝衫抱着团子蹭蹭蹭,头顶却投下一片阴影。四周也静悄悄的。

     抬头。

     窦铭之的大脸。

     雾草!

     蓝衫拍拍胸口。他真是看不了惊悚片,就是受不了这种一惊一乍的。心脏都要嘤嘤嘤了。

     “你有什么事吗窦先生。”两人相顾无言也不是办法,闭眼睛大么?

     窦铭之伸手,蓝衫愣了片刻,随即才反应过来对方是找他要孩子。

     莫名失落被他甩开。抱着糖糖就要往窦铭之怀里送。只是尴尬的是,糖糖拉着他衣服不松手,这么以来,他举起糖糖,他那飘飘然的白袍也被拉起来,光溜溜两条腿毫无遮挡特别带感。

     “卧槽,蓝蓝那腿我能玩一年!”

     “真是男人么,好嫉妒。”

     “羡慕嫉妒恨23333.”

     蓝衫赶快把孩子放下,他虽然戏服衣服多,但今天拍的这个也就比其他人布料长一些里面多了两层以确保鼓风机吹起来时不会露大腿,但确保不了直接被人掀起来啊!

     蓝衫忙着整理自己衣服,没看到窦铭之一下黑下去的脸。

     窦氏冷光环视一圈,周围一片寂静,众人赶忙回头。

     窦铭之也发现自己太过直接。“我今天是打算请你吃顿饭,谢谢你那天帮了糖糖。”具体什么事他不会说。

     没有人知道窦氏的小少爷被绑架一事,听窦铭之这么说,反而对两人关系的猜测都烟消云散了。毕竟人家帮过他孩子,吃饭什么的很正常啊。

     “不用……”怀里炙热的目光刷刷看过来,蓝衫只好改了口,“那就麻烦窦先生了。”

     “我已经帮你请了假。下午的拍摄你可以不用过来了。正好糖糖也想你,你能陪糖糖一起玩吗?”说完,窦铭之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太对劲。他何时用这种询问的口气和人说过话?现在却在征求一个小演员的意见。

     而蓝衫则谢过之后回更衣间换衣服。

     本来有陌生人给自己做了决定会不高兴,但他却一点也不介意。这样,根本就不正常吧。

     蓝衫匆匆而去。

     ……

     试衣间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手抚在胸口,感受里面碰碰的心跳。有点快。这是他发现自己一些想法才变成这样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他回忆着自己和江乘的点点滴滴。不知道是因为恨意还是什么,他想不起曾经两人在一起有什么开心的往事。想不起他究竟是因为江乘的努力还是因为真的心动。

     这种心脏微麻怦然的感觉是新奇的,他保证他从来没有感受过。

     想太多。蓝衫慌忙开始换衣服,企图让自己从纯情小男生的思想里跳脱出来。

     他衣服不多,很好穿。没两分钟一个日常系优雅男就从试衣间里出来。

     韩竹青一直都特别后悔的就是没有给蓝衫接到关于服装的广告,不然蓝衫这种衣架子早就火了。

     窦铭之的车就在片场外停着。

     他们剧组小,而且穷不说还都不怎么出名,几乎没有狗仔选择在这里蹲八卦,顶多是别的片场狗仔闲来无事溜达一下。

     现在就没有狗仔在。

     蓝衫大大方方抱着糖糖上了车。

     窦铭之眼里闪过笑意跟着坐进后排。

     司机惊呆了。

     老板最近喜好太多我有点方。

     但是作为一个专业且认真的司机是不会被这种小的改动所屈服。司机静静等待老板给自己下达去哪儿的命令。

     然而,一分钟过去……三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

     司机小心翼翼往后视镜看了一眼,就见后面一排三人其乐融融,好像一家子似的。那个年轻的小伙子正在逗小少爷开心,他老板就坐在一边静静看着,一句话不说眼睛却都是感情。

     司机是给窦家特别是窦铭之开了很多年车的老人,对窦铭之的事哪还有不清楚的。当下做了一个决定。他发动车子,他知道该去哪儿了。

     后排三人谁都没注意车子刚才停留了那么长时间。以至于蓝衫抬头看时他们还在影视城,从而对这车性能产生新的认识。

     三人到达目的地时,蓝衫懵逼了。

     不是说请客吃饭么?眼前这座建筑物不出意外应该是一栋别墅吧,家居那种。

     “爸爸,回家了。”糖糖特别开心,因为今天妈妈也回来了。而且爸爸也答应他让妈妈留在家里呢!~\(≧▽≦)/~开森!

     蓝衫跟着窦铭之走,他相信男神不会对他做什么。而且糖糖还在啊。

     “窦先生,这是什么意思?”蓝衫被接进别墅。里面和那些电视剧里别是内部构造一点也不一样。充满情趣和设计感,让人看了很舒服。而且因为有孩子,很多地方都有萌萌哒的东西存在。蓝衫伸手摸上一边柜子角上的软胶垫。

     他对男神的看法又改变了呢。

     窦铭之一边换鞋,一边放下糖糖给糖糖换鞋,说:“你很困难吧?我听说你在找房子。”

     蓝衫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要上演“我给你钱你给我滚”的桥段吧就听窦铭之说:“我这边空房子很多,你可以考虑租这里。”

     w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