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醉酒的蓝蓝
    19醉酒的蓝蓝

     王威开着车到院子里,不远处,门口一个人影伫立。

     “boss。”王威下车想要把蓝衫从车里架出来。谁料他还没动弹,窦铭之已经来到他和蓝衫之间。

     公主抱!

     总裁男友力max!

     可惜怀里是个醉鬼。看起来精精神神大眼睛睁着,但实际上仔细看就能看到眼神只是盯着一个点,迷茫又懵。

     “辛苦你了。回去休息吧。”窦铭之抱着蓝衫往回走。

     醉酒的蓝衫着实看不出来他是不是醉了。整个人特别乖巧,让做什么做什么,伸胳膊抬腿一点也不耽误。

     窦铭之突然存了想逗一逗他的心思,轻声问道:“蓝衫,有没有喜欢的人?”

     ↑不要问我为什么第一个问题是这个!窦总这和你不是一个画风啊窦总!

     嘿嘿笑了两声,捂脸不语,叉的大大的指缝却在“偷”看窦铭之。

     好像大冬天喝了一锅热汤似的舒爽。窦总很开心,但窦总不表现出来。窦总还要继续问:“那小蓝喜欢谁啊?”

     蓝衫放下手开始掰指头,小声数着人,一个两个三个,窦铭之越听脸越黑,居然到了第十个都不是他。

     ↑为什么非得是你呢窦总?

     突然,双手一合,蓝衫弯着腰把手放在自己肚子上。“还有,我喜欢他,不告诉你。”

     突然而然,窦铭之就觉得这句话说的是他。即使不是,他也想变成那个人。

     “喝了多少?”窦铭之一边帮忙脱衣服,一边问道。

     蓝衫歪着头,萌萌哒看他。一脑袋大问号。

     “喝了,这么,多。”两只手臂挥舞起来,半天定不到一个点上。皱着眉只能努力比划出来一个量。

     窦铭之等了半天都已经做好他不搭理自己的打算了,谁知道他居然回应自己了。就是有点慢。

     “好了知道了。”窦铭之都没意识到自己动作有多轻,声音有多温和。

     “我没醉。”蓝衫突然拉住窦铭之,让对方看着自己眼睛,“我真的没醉呢。”

     黑色瞳仁里只有窦铭之自己的映像。

     单独的,纯粹的。

     窦大老爷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明白自己的心跳也可以这么快。

     双目对视的结果就是两人离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

     “嘭”蓝衫仰面躺下去,愉快的闭着眼睡着了。

     窦铭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最后统统归于平淡。无奈看着已经呼呼睡过去的人。

     两人揪揪扯扯,即使蓝衫在听话也费了不少力才给他脱了衣服,现在他全身上下就一条小内内的肉♂体摆在眼前,窦铭之眼神暗了暗。

     只是正人君子不做偷鸡摸狗(?)之事!——被蓝衫粉嫩嫩的嘴唇吸引了并且亲亲舔舔尝了味道的窦总如是想。

     蓝衫外面工作一天,总不能不洗澡。但照这个情况似乎也没法。

     从来没有伺候过人的顾总进了厕所左右看看,最后摆了一条毛巾出来。窦总是个细心人儿,温水的毛巾让蓝衫舒服极了,不轻不重的手法也很棒,故而呻♂吟出声。

     窦总脸更黑了。

     这小妖精自己一睡了之,睡着了还不挺实,叫着撩人是怎么个理儿?

     住了这么多天,窦铭之也摸清楚蓝衫晚上睡着了只要不刻意叫他就不会醒的特征。

     有了刚才一吻的体验,这次干脆继续舔一舔。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尝起来甜甜的。即使不食甜食,但这样的甜深入骨髓,窦铭之一点也不想拒绝。

     被占了便宜的蓝衫还和猪一样睡得呼呼的。感觉到嘴唇上痒痒的就挥挥手想把打扰他睡觉的“蚊子”赶走。

     “啪”这一巴掌打上来还不轻。

     窦铭之好笑地看蓝衫,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睡了还是醒着。

     但是给人擦了身子就没有其他事了。两人又没有别的关系,窦铭之只能返回自己房间睡。只是走到一半时,突然想起来,要是明天蓝衫有戏就在他早起前回到自己房间就行了。

     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扒掉自己衣服,偷偷把人揽进怀里。

     肌肤和肌肤的相亲让窦铭之贪恋无比。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是独自一人,现在有了怀里软软暖暖滑滑的人,感觉未来又充满希望了呢。

     ↑窦总你崩了你造吗?!

     也许是这一觉睡得太舒服。窦总他忘了自己还要回房的事,导致宿醉之后突然早起的蓝衫发现自己腰间横着一条手臂。

     他还有昨天的记忆,只有一点点,断在他喝了一杯酒以后,晕晕乎乎后面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在韩竹青的教导下,蓝衫几乎是洁身自爱的典范。现在,发现自己光着和一个男人躺在一起。蓝衫三观都要毁了。

     诶不对。

     蓝衫定睛一看,这里是他房间啊。

     那么说他昨天带回来一个男人?!这比他和别的男人在外面睡一觉更心寒啊!qaq

     窦铭之在他醒来的时候就醒了,意外发现自己真的不想离开这个被窝也就装作睡着了。只是这个人从氛围上就能让人感受他在想什么。刚才还是好好的,现在突然就蔫儿了。

     “你醒了?”

     蓝衫脑后传来声音。几乎一瞬间他就发现是他男神的声音了。

     “男……男男男神?”不确定的带着颤音。‘为什么你会在我床上’这句话显然已经被‘啊我不是和别的男人睡了一觉真是太好了而且这个男人是男神真是狗屎运的存在’的思维弹幕刷屏过去。

     窦铭之特别自然地拿过胳膊然后坐起来。男人早上总会那什么,他并不想现在吓到蓝衫。

     “昨天的事还记得吗?”

     记得的话,温水煮青蛙就换planb了。

     “我,怎么回来的?”

     窦铭之高深莫测看了他一眼。“我抱回来的。”

     咻。

     又脸红了!

     蓝衫已经不能承受来自男神的恶意了,不要这么逗我啊!什么抱回来的一定不是公主抱吧?

     “昨天给你脱了衣服,你还拉着我不让我走。”窦铭之一边说一边观察蓝衫的表情。发现对方并没有厌恶,仅仅变身蓝·番茄而已。“还蹭着我说……”

     “我我我,”蓝衫突然抬头,慌张着脸害羞,“因为我喝醉了!”

     “哦?喝醉了就能不负责?”

     我屮艸芔茻?!神特么进展?!什么负责?!难不成?!

     蓝衫目光往窦铭之身后瞄。再看看自己。虽然没有对比过实物,但是攻受这个问题尺寸就能解释的吧?难不成要逆西皮?!

     看对方眼睛就能知道他想什么的窦总黑了脸。这个误会不能有。

     “开玩笑罢了。赶快起床吧。早饭一会儿就做好了。”他需要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蓝衫哦了一声。等对方从房间出去又回到被窝里。

     那片窦铭之睡过的地方还带着温度。蓝衫犹豫一下,拉过窦铭之枕过的枕头抱在怀里,嘿嘿嘿笑。

     这才像个痴汉嘛蓝三三。

     ……

     时间还早。

     窦大老爷拉开自己抽屉,在一个小本本上记下一句话“醉酒后会早起”。如果细细翻一遍,就会发现这分明就是蓝衫生活习性观察笔记。

     痴汉窦今天也很痴汉呢。

     手机响起。看了看上面显示的人,窦铭之挑眉。“你居然这么早给我打电话?”言下之意就是你不该在哪个温柔湾里待着吗?

     “别胡说啊,老子从良了。”那边说着,还传来另一个男人迷迷糊糊询问的声音。“宝贝你好好睡。”

     “还是那个?”听着对方忠犬一样的声音,窦铭之倒是确定这个兄弟从良几率挺大。

     “那是。我宝贝全宇宙第一棒,身娇体软自带傲娇女王属性balala……”夸起来不留一点余地。

     可我并不想知道呢。窦铭之几欲想挂了电话。

     那边人似乎被打了,哎哟哎哟叫了两声才回到正题。

     “老窦你最近怎么了?是不是也有情况了?”提到这个,窦铭之脑海自动浮现出蓝衫的脸。

     “确定了就带给你看。”

     都不说自己还没搞定。也不问对方怎么知道的……

     “我家宝贝问的,那天让你们正式认识一下。”男人嘚瑟道。

     窦铭之呵呵笑,估计正事也就这点了,果断挂了电话。看看时间,该去准备早饭了。

     ……

     “宝贝,你怎么对老窦家事情这么关心?你不说的话我要吃醋啦。”男人又压上去,半睡半醒的人这次彻底醒来。

     “秦牧!你特么给我下去!”完全没有睡好并且腰还像被卡车碾来碾去的人暴躁起来,、

     秦牧腆着脸把他媳妇连着被子一起抱住,脑袋在对方颈窝蹭啊蹭。

     那人气被他蹭的都没多少了。“没什么,我昨天喝酒的同事还有我的新搭档。他被王威接走了。”

     “诶哟卧槽,媳妇你不早说。这特么老窦估计是认真的了。嘿嘿嘿,我真想看看他家那老头看到他找个小男孩儿回去是什么表情。”秦牧提到窦铭之父亲时,脸色不屑。

     被他抱在怀里的宋瑟也不去探究这些豪门恩怨。打了个哈欠,强制自己起来。“行了,我今天还有拍摄呢。下午还有学校的课。

     秦牧放开他,随后等宋瑟站起来又贴着他站,一双手臂环在宋瑟身上不放开。“宝贝儿你告诉我窦铭之小情儿是谁呗。”

     “干啥?你去瞅瞅?”宋瑟斜眼看他,洗漱,穿衣服,对方也是配合,还顺便给他整理袖口和领口,领带也帮着打。宋瑟觉得自己娶了一个贤妻(噗——)好大只的贤妻。

     自己被自己脑洞弄笑了。

     “我就是好奇老窦这次认定的,听那语气,还没搞定呢。”秦牧亲了口他,然后转到厨房做饭去。

     他们兄弟几个跟着窦铭之,除了做生意,就是厨艺上都有了提高。

     “你别添乱了。那孩子挺好的。”宋瑟打开今天的报纸,他看全版,娱乐面最后看。正好秦牧出来看前面。

     夫夫俩小早晨特别小清新。

     这边却是尴尬动名词。

     蓝衫呼吸了好几次都没有鼓起和男神说话的勇气。干脆草草吃完饭遁走了。

     糖糖咬着溏心蛋,看看爸爸,再看看妈妈,嘟着嘴不说话了。

     窦铭之眯了眯眼,他俩这个状态不对啊。